<span id="g51ci"><s id="g51ci"><xmp id="g51ci">

<nobr id="g51ci"><progress id="g51ci"></progress></nobr>

<bdo id="g51ci"></bdo>

<bdo id="g51ci"><xmp id="g51ci"><bdo id="g51ci"></bdo><menuitem id="g51ci"><xmp id="g51ci">

<bdo id="g51ci"><xmp id="g51ci">
<menuitem id="g51ci"></menuitem>

<bdo id="g51ci"></bdo>

玉米才是打響特朗普拉票的“第一槍”


2019-06-18



日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前往位于美國愛荷華州一家乙醇廠視察時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指示聯邦機構簡化包括轉基因牲畜和種子在內的農業生物技術審查程序。他還在行政令中要求美國務院與貿易代表團在4個月內制定出計劃,以提高農業生物技術產品的國際接受度,為美國出口到國外的農產品維持并開辟市場。

這份行政令中并未列出需要拓寬市場的“農業生物技術(即轉基因)產品”具體是指哪些農產品,但從美國農業部網站的介紹上不難發現,目前超過90%的美國玉米、大豆和陸地棉都是轉基因農作物。

“玉米州”的搖擺

特朗普于上周二抵達的愛荷華州素有“美國糧倉”之稱,同時也是全美玉米產量最高的州。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愛荷華是搖擺州,因而被媒體戲稱為“紫色州”,意思是紅色的共和黨與藍色的民主黨在這里的支持率勢均力敵。而由于該州的選舉程序啟動早于其它選區,因此拿下愛荷華州便意味著贏得了總統大選的先發之勢。

隨著2020年大選的臨近,在這個為全美貢獻了19%的玉米與17%的大豆的“糧倉”,選票并不好贏。

過去的一年里,愛荷華州的農民日子過得尤為“鬧心”。美國貿易代表團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是美國的第五大農產品出口市場,出口總額約92億美元,但相較于2017年的200億美元卻暴跌了約55%。

農產品出口的“重災區”顯然是大豆。作為美豆的第一大進口國,中國2018年全年美豆進口量同比減少49%。而與大豆相比,愛荷華州的玉米則幸運得多。農業部數據顯示,美國10大玉米買家中有9家較上年同期增加了采購,整體增幅約為65%,接近2,040萬噸(8.03億蒲式耳)。

其中,墨西哥繼續以609萬噸(2.4億蒲式耳)的進口量蟬聯美國玉米的最大買家。日本位居第二,但其玉米購買量幾乎比往年同期翻了一番,韓國、加拿大、危地馬拉和沙特阿拉伯也增加了對美國玉米的進口。其中,表現尤為突出的韓國更是以同比上升441%的飛躍式增量,躋身進口國榜單的第四位。

然而,玉米和其他谷物類產品去年暫時良好的出口表現,并不足以讓愛荷華州的玉米農高枕無憂。美國農業部4月份發布的《世界農業供需評估》顯示,來自南美洲的玉米勢力正威脅著美國玉米的出口市場。報告稱,巴西和阿根廷2018-19年的玉米產量,預計將分別較上年同期增長17.1%和47%。隨著供應增加,南美玉米自今年2月份以來的出口價格相對較低,而美國玉米的出口價仍處于高位,因此市場份額可能將受到擠壓。

涼掉的信心如何挽回?

比起通過貿易談判讓幾個已經慷慨解囊的進口國繼續加大購買力度,“開源”似乎才是美國農產品出口商的當務之急。

普渡大學和芝加哥商業交易所集團(CME Group)6月初發布的農業經濟晴雨表顯示,美國農業生產者的信心已跌至2016年10月以來的最低水平,抹去了對當年特朗普勝選后的所有期待。這份晴雨表是基于今年5月中旬對全美400家農業生產商的調查得出的結果,該指數從4月份的115點降至5月的101點。

“農業生產者告訴我們,今年春季農業經濟明顯疲軟,因為自今年初以來,農業景氣指數已經下降了42點(29%),”該指數的首席研究員、普渡大學商業農業中心主任詹姆斯·米特(James Mintert)解讀說,“在潮濕的種植季節,農民們面臨著艱難的決定,圍繞貿易談判的不確定性也很大。”

農業貿易問題是生產者繞不開的焦點。在過去的三個月內,調查關注生產商是否預計美國與中國的大豆貿易爭端將在7月1日前得到解決?另外,他們是否認為這一解決方案將有利于美國農業?結果顯示,有45%的受訪者在今年3月的回答中預計,爭端將在7月1日前得到解決;4月份的調查結果顯示這一比例降至28%,而5月份進一步降至20%。至于他們是否最終預期結果對美國農業有利,表示肯定的人數從3月份的77%下降至5月的65%。

似乎是為了挽回搖擺的支持率,特朗普政府于今年5月23日宣布,向受關稅影響的農民提供160億美元援助。這項“市場促進計劃”,包括三項補償措施:一、向美國農業生產者直接支付145億美元的補償金;二、撥款14億美元的“食品采購和配送計劃”,購買受影響的剩余商品,分發給食品銀行、學校和為低收入個人服務的網點;三、向“農業貿易促進計劃”撥款1億美元,協助生產商開拓新的出口市場。

此后不久,特朗普在愛荷華州新簽署的行政令中指明,自該政令簽署的120天內,美國國務卿應與貿易代表團、各部門專家和官員協商,制定出一個國際交流和海外拓展戰略,提高農業生物技術產品的國際接受度,以便為美國出口到國外的農產品打開和維持市場。

然而,本應廣受農業群體好評的補救措施,卻受到了媒體質疑。

美國《政治報》認為,農業補貼是個悖論。該媒體直言,中國是美債“大買家”,特朗普政府實際上是從中國借錢來補助美國農民,而農民本應可以通過售賣產品給中國來賺錢?!都~約時報》也發文稱,農業生產者要的是更自由的市場,而不是補貼和關稅,這些援助只是短期緩解陣痛的“創可貼”。

在全球超過50個國家和地區均有項目開展的美國谷物理事會在回答時代財經的提問時,對美國近期的農業補貼和簡化轉基因產品審批的行政令態度不置可否。該協會僅給出了一個簡短的官方回復:“美國谷物理事會密切關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談判,并鼓勵兩國恢復談判,達成互利的條件,以確保兩國之間的農產品流通。”(來源:時代財經)

千錘面_萊陽市糧浩食品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9 LIANGHAO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9036898號-1

在线黄色作爱小视频